8岁男孩出门买牛奶“失踪”5小时,原来半路和同学吃“大餐”、玩游戏去了-浦东塘桥派出所女民警刘雯:我们派出所每个民警 都遇到过帮助找人的警情,也有一整套寻人的工作流程

晨报记者 倪 冬

9月7日上午8点半,浦东新区一名8岁的小男孩,拿着妈妈给的50元钱独自一人去超市买牛奶后竟然“失踪”了!

在他“失踪”的5个小时里,爸妈找遍了小区和周边的超市、菜场、公园,均一无所获。无奈之下,只能报警求助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男孩爸妈一度怀疑,孩子是被坏人给拐走了,“不然没有任何理由不回家呀”。

然而,真相却是,男孩拿着买牛奶找零的钱,与偶遇的同班同学一起去吃“大餐”、玩游戏去了!

“失踪”的5小时

在“失踪”的5个小时里,卢一鸣究竟去了哪里?据卢海事后追问,早晨8点半,卢一鸣在菜场超市买好牛奶后,偶遇了一名同班同学,两人随后到旁边一个煎饼摊,一人买了一个煎饼果子,然后两人又去路口的好德便利店买了关东煮。

因为有买牛奶剩下的余钱,两人吃完关东煮后,相约去八佰伴,在麦当劳吃了一顿套餐后,又打算去看电影。结果,到了电影院后发现钱不够,便又乘2号线地铁到了陆家嘴,跑到正大广场的汤姆熊店去玩游戏了。

“我听完真是无语了,气得想抽他,他和同学玩得倒是很开心,吃饱喝足回来了,完全不顾急得都快疯了的我和他妈妈。”卢海说,虽然事后证明是虚惊一场,但他觉得这件事情还是非常有警示意义的,就是家长务必要提醒孩子,出门必须要跟家人说一声。

“没跟家人说,也没带任何联系方式。所有小概率的事情碰到一起,就变成了一个大事件。”卢海说,在这件事情的处置上,他特别感谢塘桥派出所的民警,“感觉他们很能理解我们家长的心情,一接到报案就马上带着我们看监控,然后开警车带我们一起找,效率非常高,非常到位”。

●8:30

男孩独自买牛奶后“失踪”

9月7日,周六,浦东新区峨山路280弄。早晨8点半,卢一鸣(化名)的妈妈正在准备早餐,发现家里没牛奶了,就给了他50元钱,让他帮忙去小区旁边的超市买一盒牛奶。

卢一鸣家距离旁边菜场边的小超市步行不过五六分钟。以前,卢一鸣也曾单独出去帮妈妈买过东西,虽然次数不多,但在爸妈看来,他已经是二年级的学生了,这点小事完全可以自己做。

只是,这一次买牛奶,卢一鸣去了半个多小时,还没回来。平时,卢一鸣出门都习惯戴一个电话手表,但这次因为手表没电了就没有戴,等于失去了最便捷的联系方式。

卢一鸣的妈妈最先坐不住了,打电话通知了还在外面开会的丈夫卢海(化名)。“我马上赶回家,跟孩子妈妈一起找。”卢海说,当时心想,孩子是不是出去玩了,所以先在小区里找了一圈,没找到,又去孩子买牛奶的小超市和旁边的菜市场找了一圈,也没见到孩子踪影。

两人继续扩大寻找范围,又去旁边的塘桥公园找了一圈,还是没有一点儿头绪。

“这时候,我有点担心了。”卢海说,他很了解自己的儿子,他从来不会自己一个人出去玩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种不安和焦虑开始在心中积聚:“我当时有80%的感觉,他肯定被坏人拐走了,不然没有任何理由不回家呀!”

卢海和妻子越想越怕,决定拨打110报警。

●10:30

有没有可能是被拐走了?

7日10点半,浦东公安分局塘桥派出所。

“我们接到小孩子走失的报警电话时,家长已经赶到派出所了。”值班民警刘雯马上带着卢海和妻子赶到了监控室,帮忙调监控。

“父母亲对孩子的体貌特征最熟悉,一边看监控,一边了解情况最节省时间。”刘雯说,因为道路监控存在盲区等问题,所以大家看了一会儿,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,她当机立断,决定留下妈妈在监控室继续协助民警看监控,自己则带着卢海赶赴那家小超市寻找线索。

“开警车去超市的路上,男孩的爸爸非常着急,一直在问,小孩有没有可能是被拐走了?我就安慰他们说,90%以上是自己出去玩了。”民警刘雯说,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非常能理解孩子父母的心情,基于对辖区治安状况的了解,她认为被拐骗的概率非常低,所以更倾向于小孩子是自己出去玩了,“毕竟现在的小朋友都还蛮精的,不太会给块糖就走的”。

到了菜场这家小超市,超市工作人员帮忙调阅了监控,证实卢一鸣早晨确实来买过一盒纸盒装的牛奶,前后逗留不过几分钟,就离开了超市。此时,已是中午11点,线索又断了。

●12:00

监控发现两男孩曾现身便利店

线索中断后,刘雯带着卢海又回到派出所。“当时,我和他妈妈都快疯掉了。”卢海说,买了牛奶却没回家,那肯定是出意外了。

凭借经验,刘雯和同事开始刻画卢一鸣可能会离开的路线,继续调阅路面监控。“看监控是一件很费时的工作,我们都在那里盯着,一直盯到中午12点左右,发现我儿子和一个小男孩进了峨山路、南泉路口的一家好德便利店。”卢海说,看到这里,他几近崩溃的内心,第一次看到了希望,因为那个小男孩应该是他儿子的同学。监控画面显示,两个小男孩在便利店里买了类似关东煮一样的食物,用一次性纸杯装着,一边吃一边离开了便利店。

“两个小朋友,同时被拐走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。而且,两个小朋友在一起,行为轨迹容易发生变化,很可能就是一起出去玩了。”卢海说,看到这段监控后,他们马上想到了同学群,于是向其他同学的家长求助,“这时,我们才知道,另一个同学的家长也在找孩子”。

“确定不是被拐走的,我就放心了,当时就只能

等了。”卢海说,根据民警刘雯的建议,他赶到峨山路、南泉路口这家好德便利店继续寻找两个孩子,而他妻子继续留在派出所看监控。

●13:30

失踪男孩被同学家长送回

下午1点半,就在卢海仍在寻找儿子时,家长群传来好消息:一名家长带孩子乘公交车时,在车站偶遇已“失踪”一上午的卢一鸣和另一名同学。

“家长最能体谅家长的心情,看到这两个调皮孩子后,马上就把他们送了回来。”卢海说,在失踪了5个小时后,他们终于找回了卢一鸣。

“我当时气得想揍他一顿。”卢海说,他问儿子究竟去了哪里,没想到,两个“熊孩子”竟然自说自话玩了一大圈。

[对话民警]

给家长和孩子一点小建议

9月11日,记者通过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获悉,当天接警处置的塘桥派出所女民警刘雯,2007年至今曾做过社区民警、治安民警,2009年至今一直在派出所做内勤,主要负责派出所内的车辆、装备、行政等各项工作。刘雯说,塘桥派出所平时一天要接60多个110报警。因为警力有限,派出所民警基本上每隔6天就要轮到一次24小时值班,而7日那一天,刚好轮到她值班。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,刘雯的大女儿已经读4年级了,小儿子刚刚读1年级,所以很能理解卢海夫妇当时的心情。

新闻晨报:卢海说,他印象最深的是,他们来报警时,你和同事们跟他们一样着急?

刘雯:对于家长而言,小孩子的事情都是天大的事情。无论是做民警,还是做父母,我们都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,可能是同理心吧,能够跟他们换位思考。

新闻晨报:卢海说,你们的效率非常高,而且很有经验。

刘雯:我们塘桥所辖区有两个大的医院,是仁济东院和儿童医学中心,经常会接到小孩子走失的警情。很多时候,家长在医院排队挂号时,一转身,就发现小孩子不见了。对于很多家长、尤其是外省市来沪就诊的家长而言,本身对周边道路就不太熟悉,小孩子走失了自然会非常着急,好在我们比较有经验,对周边道路也非常熟悉。

所以,不仅仅是我,我们所里的每一个民警基本都遇到过帮助找人的警情,我们派出所也有一整套寻人的工作流程。

新闻晨报:回家后,你有没有跟自己的孩子谈起这件事?

刘雯:肯定要讲的,我跟他们说,如果要跟同学出去玩,一定要跟家长说一声,至少要打个电话。他们俩都说“知道了”。但是,小孩子的这种承诺,有时是没有太多意义的。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,我觉得,小孩子在家长面前是一种表现,在同学面前和老师面前可能又是另外一种表现,所以家长要多方面综合起来了解,才能更理解自己的孩子。

新闻晨报:对于小孩子走失的警情,你对家长有什么建议?

刘雯:我建议家长,应尽快打110,因为很多时候家长盲目地找是没用的,反倒耽误了很多时间,不如尽快到派出所求助。

新闻晨报:万一小孩子与家长走失了,你对小孩子有什么建议?

刘雯:首先,小孩子最好戴一个可以打电话的手表,方便联系。万一出现与家长走丢、又联系不到家长的情况,就原地站着,不要乱走,因为家长找孩子相对简单,但小孩子要找家长比较困难。然后,向穿制服的民警、保安求助,让他们给家长打个电话。现在,很多幼儿园从小班开始就要求小孩子要能背得出一位家长的手机号,这是很好的一个办法。

来源:新闻晨报       作者:倪冬